發表於 班房舊事城市驚喜

Proposal之戀

多年前做雜誌時,某天來了一名頗瘦削的女生,樣子有點像陳文媛。此女子一到埗便與我們唯一的攝影師有講有笑,並一起到樓梯口煲煙。細問之下,原來她與攝影師都是壹仔的棄將,當然二人都強調是得罪小人被逐出門。既然系出名門,自然覺得來到這本四線雜誌工作是屈就,更何況人工只及壹仔時的三分一,只好自我調節每天上班時間,即堅持每天只上班三小時,並四出尋找後路。

其中一條後路頗有野心,話說她的男友同樣被炒,更慘的是男友連新工作都未有著落,於是這對小情侶興起自己搞雜誌念頭。由於攝影師是傳統名校生,其中一名老死舊同學有意辦雜誌,消息傳到小情侶耳中,立即火速撰寫一份創業Proposal,大意是War Game加槍械書當年香港仍未出現,而熱潮已經引爆,這時候搞一本月刊必定一紙風行云云。當然小情侶的如意算盤是獲得富家子打本,二人便可以分別擔任社長及總編,再制訂超高人工給自己,便可以至少有一年享受中產生活。

可惜富家子亦不是傻的,他不介意打本搞雜誌,但介意搞一本沒人看的雜誌,於是火速否決了Proposal。這時候小情侶就回到現實,幸好女記者大學時主修英文,於是她把心一橫「從良」,積極轉戰教育界,不出三個月就覓得一份英文老師厚職。而男方仍在發創業夢,於是根據攝影師報料,某天晚上女記者火速執拾行李,拋下一句「含撚啦你」便鬆人兼分手,留下男生繼續過失戀加失業雙失生活。

女記者離職後,我們一邊在樓梯煲煙,一邊聽攝影師匯報這段可歌可泣的Proposal之戀,小弟抽一口駱駝煙,再吐出煙圈,提出一個疑問:「怎能怪她呢,脫貧加向上流動誰不想,不過頭髮可以染黑,粗口可以戒,但條女每日一包LUCKY STRIKE,煙癮如此大,如何在學校偷偷抽幾飛呢又?」此疑問數年後有了答案,某天同事在街上碰到她,忍不住問她抽煙問題怎解決,她冷笑一聲:「煙這東西落難時才會抽吧,當年我開學前已狠狠戒掉了。」說罷就上了她的火紅色GTR絕塵而去,留下一身寒酸的舊同事呆站在街上,享受在秋日和暖的陽光。

發表於 班房舊事生活雜錦

回答吧 1988

本Place早已進入半死狀態,老柒說有想過乾脆收皮了事,但忽然又想到既然本Place人流近乎零,正切合當初寫Blog的原點,就係弄個平台發表專寫給自己看的柒文。

那麼,就讓小弟講一講《回答吧 1988》這齣韓劇(當然講睇電視加韓劇已經柒到爆,後生仔屌鬼)。Viu TV開台聲勢浩大,但不少人極速又回流到仆街大台,性格犯賤固然是關鍵,小弟相信Viu TV本身偏好真人騷在趕客上亦有出色成就。真人騷間唔中睇一次半次還可以,晚晚睇真係悶到嘔飯,其實想平平地營運一條頻道,與其收納K寶及商台舊電池主持這類趕客騷,倒不如買多一些海外節目更慳水慳力,例如《恐怖醫學》,小弟認識不少爸媽級觀眾都集集追兼看得津津有味也。

Viu TV的真人騷沒看頭,但放在黃金時段的《回答吧 1988》,以韓劇來說可觀性算不錯。這齣算OK的韓劇,翻查資料原來是去年韓國年度人氣作,不過Viu TV播放迴響就小得可憐了。但由八十年代尾講到九十年代中,正切中小弟求學時的黃金時代,劇中的潮流、娛樂及生活習慣,均與小弟回憶大同小異,可說是由真人演出的「班房舊事」。如果Viu TV沒有購入此劇,小弟相信持續鬧劇本荒的大台可能整條橋拿來重拍一次,反正之前有齣劇講幾條中女回憶少女年代,已經是照抄韓國電影吧。不過想起大台又會用馬國明、陳展鵬之流當主角,唉,想像一下便唔開胃了。

講韓劇順便又講下日劇,近期日劇有回勇現象,北川景子的地產代理劇搞笑又有計,Viu TV引入分分鐘可獲中原地產獨家贊助。另一齣超好看的《俠飯》,由劇情到演員都是實力的表現,這麼多正嘢睇,又何必虐待自己睇大台劇及Viu TV的柒頭皮真人騷,小心睇得多電腦、電視大爆炸呀。

發表於 生活雜錦

蜷川實花的神兵利器

小弟認為VIU TV其中一個最好睇的節目叫《東京十人》,此節目每集都會專訪一名以東京為基地的創作人、設計師或建築師,並會順道介紹東京的文化潮物,簡直係廣大文青的過日晨妙品。

其中一集訪問超人氣攝影師蜷川實花,最令小弟感興趣係直擊她在Studio工作的情況。以蜷川實花的級數,小弟認為九成都是用Hasselblad 中片幅加數碼背相機,想不到她竟然選用頗另類的Contax 645,小弟立即落足眼力望實部機的配置,發現原來裝了數碼背,再立即上網翻查資料,數碼背大廠如Leaf,只要加上parts,就可以直接裝在Contax 645使用。

何解蜷川實花會選擇Contax 645,小弟認為有兩大原因,一是在訪問中她提到對菲林相機有深厚感情,有一段長時間她堅持使用菲林相機創作,而她學影相的年代,Contax正是名廠中名廠,或許因著此原因而堅持選用Contax 645系列。

另一原因是Contax 645可以搭配多枝Zeiss T鏡,加上120機中片幅優勢,更容易呈現蜷川實花的招牌夢幻效果,加上Contax 645在操控上更容易掌握,對她來說確實上佳的Studio拍攝方案。

從Contax 645亦可以看到蜷川實花的實力,間中揭下日本攝影雜誌的朋友都會留意到,稍為出名的風景攝影師近年都被Sony收歸旗下,十之八成都用A7系列,但她仍然可以隨心使用自己喜歡的相機,當然因為創作收入豐厚之故,單是一部相機,就可以看到攝影師的賺錢能力,有趣也。

發表於 班房舊事城市驚喜

由龍珠到一拳超人

有高手以技術分析龜波氣功文章,一發表即震驚全港宅仔,小弟都同意龜波氣功是中看不中用的招式,至於龍珠最厲害的招式,小弟心水是布歐的獨門絕技。

這項獨門絕技有其前身,就是彌次郎兵衛首次出場處理敵人的方式,話說他出場極速打低笛子魔王的手下,並立即以柴火燒烤這條飛龍,他更一臉認真向悟空表示不會分給他吃,平日乜都食的悟空都回應無意與他爭吃。接著他大口咬下飛龍尾巴,更大呼呼道不錯,這一幕不單是龍珠,更是日本漫畫少有將敵人當大餐的名場面。

這一幕來到布歐出場,進化成為布歐的絕技,布歐可以把對手變成食物,最常見的選擇是巧克力,被他這種食物死光射中真係無仇報,論效益,肯肯定勁過搞一大輪仍不能將敵人打倒的龜波氣功。

不過今時今日仍討論龍珠,確實相當過時,相信連原作者都有此感想。此話何解?看看最新一集龍珠劇場版,劇本由原作者操刀,當中刻意提到菲利復出,以為自己只要認真苦練三個月便可以追上時代打低對手,最後當然係慘敗,這段情節小弟認為是刻意表達時代變了,龍珠不過是食老本的集體回憶。

至於屬於這個時代的格鬥漫畫,不用說肯定是一拳超人,主角勁在一拳便打低敵人,但因為身處社會的遊戲規則,宇宙級強者亦只可以做B級超人,不正是當代年輕人的寫照嗎!?如果你還在懷念龍珠,兼說出還是舊時漫畫好看此等尻話,就好應該睇睇真正接地氣的一拳超人了。

發表於 生活雜錦

伊謝以倫要塞

伊謝以倫要塞剛選出首名女總統,本埠後生仔振奮以餘,回看本埠事事不濟,難免興起移居要塞的念頭。小弟認為世界從來都難撈,看到要塞既有民主又有自由,又可以經常激怒帝國,想成為要塞居民實乃人之常情,不過後生仔移居前,應該認真想想自己要付出甚麼代價。

忽然拔地移居,當然要付出搵工、變賣房產的代價,但小弟所指的終極代價,是一旦帝國下令討伐要塞,你是否願意提槍上陣,寧為玉碎不作瓦存拼死一戰?抑或屆時又率先逃跑?或許你會樂觀以為,要塞有盟國撐腰,雖然沒有必殺武器雷神之槌,但至少有核彈,不過盟友hea住幫拖,又或越幫越忙有其前科,射核彈無疑可殲滅帝國南部領土,不過帝國亦會發射核彈還擊,要塞同樣會在瞬間灰飛煙滅。從帝國當今領導之反智,我們不能抹殺發生上述情況可能性。想坐享人家民主成果的機會主義者,好應該考慮一下自己有沒有誓死捍衛要塞尊嚴的覺悟。

發表於 生活雜錦城市驚喜

高達與獨眼巨人

日前看了一齣History Channel有關希臘神話的紀錄片,主題介紹雅典娜伯爺宙斯的興起,原來宙斯阿爸非常害怕被子女取而代之,於是每當老婆臨盤時就會生吞剛出世的子女。後來宙斯阿媽或許覺得懷胎十月得個桔太煩膠,於是躲到鳥不生蛋的地方偷偷生下宙斯。細細個就要自食其力的宙斯當然對阿爸恨之入骨,年紀輕輕畢生志願就是打柴其父,終於等到發育完成,就實現向阿爸宣戰的大計。

復仇大計第一步是搵人幫拖,首選當然是在宙斯阿爸腹中長大的兄弟姊妹,雖然他們未曾讀過書兼零社會經驗,但假假地都遺傳到神力,即使件件如tree gun般笨實都可以幫手助拳。於是宙斯施計令阿爸食物中毒,波的一聲就令兄弟重獲自由。

不過有這班兄弟幫手仍未必就打,宙斯下一步就是落地府解放被阿爸囚禁的獨眼巨人。相信所有高達宅聽到獨眼巨人一詞都會心頭一震,自護軍的皇牌兵器MS,最大特徵就是獨眼照準器,令自護MS擁有獨眼巨人美譽。後來在OVA作品0080中,男主角所屬部隊名稱就是獨眼巨人。

妙在自護軍MS此設定原來有段古,機械設定大師大河原邦男解釋,當初富野悠由季找他設計時特別要求自護軍的MS必須加上獨眼照準器,換言之雄霸模型界三十多年的獨眼MS設定,真正原創者其實就是初代高達的監督。

由獨眼照準器的設定加上獨眼巨人此稱號,明顯富野悠由季有此構思是源於希臘神話中宙斯發圍的故事。宙斯得到獨眼巨人之助,成功以少勝強推翻阿爸兼掉佢落地府,登上宇宙之王寶座。而自護仗著MS的威力,配合殖民衛星襲地球戰術,同樣在一年戰爭初期以少勝多力壓連邦政權。從兩者共通之處,大可以在高達大百科中MS一項加多一個註,解釋獨眼巨人的出處。

話說小弟首次看到大河原邦男解釋獨眼巨人的由來,不禁納悶機械人動畫啫,是否需要動用古希臘神話典故如此誇張。但細心想富野悠由季是讀電影系出身,少不免會精讀過戲劇之源古希臘神話,另一線索是當年的機械人動畫每集都例牌出一隻甚麼機械獸,其中多隻機械獸的造型都有希臘神話怪獸的影子,想必是製作人從中汲取靈感,後來構思初代高達用上獨眼巨人典故便不足為奇,怪只怪我們習慣本地製作人少讀書兼不學無術,當看到人家活學活用肚中墨水時便大驚小怪也。

發表於 城市驚喜

選戰與講古佬

區選選戰開打,I小姐工作的學校所屬選區,就有一位新民主同盟新仔單挑建制派。據I小姐目測,此新仔都算相當勤力,一早一晚都在屋邨商場附近派傳單,但可能選戰經驗少,當他看到街坊拒絕接傳單就會臉如死灰,之後更會半放棄地低頭玩手機,這樣輸人先輸陣,要創造奇蹟就難矣。

區選不談理念只講民生的道理大家都懂得,但一味只向街坊介紹自己強調會用心服務市民,既不能突出自己與對家的分別,如此空泛的推廣方式又會令自己越做越hea,難以維持戰鬥士氣。

其實民生都可以炒熱議題,近日成功例子就是盟友憑一己之力揭破避雨不能亭荒謬劇,轟動港島東。肯用心發掘,一個蚊型選區都可以找出一些足以觸動街坊神經的民生議題。以I小姐學校所屬選區為例,過去數年為了巴士重組問題,街坊與建制議員幾乎反桌,但人是善忙的生物,很快就淡忘這筆舊恨。如果小弟是該名新丁的老友,就會建議他變身為講古佬,天天企街抓著這筆混帳,提醒街坊要轉幾次巴士才返抵工作地點就是拜建制派所賜,街坊即使頭也不回地路過,天天講,早、午、晚講三場,日子有功就有一絲變心希望,最緊要是臉皮要厚,選擇從政,早應該把甚麼鳥臉皮、尊嚴扔入大海,否則只會淪為面目模糊的一屆候選人而已。